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数字美文网 > 古诗 > 李白 > 李白:“永不消逝的电波”

李白:“永不消逝的电波”

【www.szjs-mold.net--李白】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纪念在上海长期从事党的地下工作的共产党员李白,以他为原型,拍摄了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本站为大家带来的李白:“永不消逝的电波”,希望能帮助到大家!

  李白:“永不消逝的电波”

  1958年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里,共产党员李侠的这句遗言,曾感动了无数观众。李侠的原型,中共上海地下电台发报员李白就牺牲于1949年的5月。

  1948年底,上海正处于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国民党反动派预感到末日将临,通过分区停电、暗中抄收信号等方式,竭尽手段来侦测中共地下电台。此时的李白处在危机四伏之中,然而上级交予的重要情报又必须及时传送到党中央,密台随时面临着被查获的危险。

  1948年12月30日凌晨,一封直接关系着渡江战役进程的国民党绝密军事计划必须及时上报。李白毅然打开了发报机,即使担任警戒的妻子裘慧英却发现几个可疑的身影在弄堂中徘徊,为了中央能够及时获得这份重要情报,李白不顾自身安危,坚持发报。在敌人重重包围圈中,李白镇定地让妻子将儿子赶紧送到楼下掩护同志家中,发送完情报、销毁密码、处置电台后,不幸被捕。

  国民党特务把李白押到淞沪警备司令部刑讯室,对他进行了连续30多个小时的刑讯,无论敌人以高官厚禄利诱,还是先后共36种酷刑轮番逼供,他都以超人的钢铁意志,始终坚贞不屈,敌人始终没有能够从他口中得到一点想要的信息,李白的坚不吐实成功地使上海地下党的备用电台得以迅速启用。

  1949年4月,李白被秘密转押至国民党南市警察局蓬莱路看守所。在狱中最后一封家书中,他嘱咐妻子道:“我在这里,自知保重,尽可放心,家庭困苦,望你善自料理,并好好抚养小孩。”他通过一位出狱难友发信给妻子,约好让妻子到看守所后面一家老百姓的阳台上与之隔窗相见。当时,他的双腿已被老虎凳压断,不能站立,只能靠难友的托扶爬到窗口见妻儿一面。而那时的李白只关心解放军的胜利进展,他对妻子说:“天快亮了,我等于看到了,不论生死,我心里都坦然。”年幼的儿子张开双手说:“爸爸,抱抱我。”李白微笑着回答,“乖孩子,爸爸以后会抱抱你的。”这就是李白与妻儿最后的诀别。1949年5月7日,根据蒋介石口授的指令“坚不吐实,处以极刑”,李白被敌人秘密杀害于浦东戚家庙刑场,年仅39岁。

  20天后,上海宣告解放。

  “电台重于生命”是他的座右铭

  1910年5月,李白出生于湖南省浏阳县张家坊板溪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原替纸棚贩运纸张为业的父亲因为军阀敲诈破产,交不起学费的李白13岁便辍学外出务工。1925年大革命开始,农民运动风起云涌,李白是最早参加农民协会和儿童团的成员。由于在斗争中表现勇敢坚定,不久,15岁的李白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并担任当地游击组织的少年先锋队队长。1926年7月,李白带领当地少先队员们火烧了国民党团防局的一个团部,成为张家坊家喻户晓的少年英雄,并于1927年参加了毛泽东领导的湘赣边界秋收起义。

  1931年初,红一方面军利用反“围剿”时缴获的国民党军电台,建立了无线电学习班,李白被挑去参加学习。从此,李白和无线电通信事业结下了不解之缘。从训练班毕业后,李白被调到红五军团十三军无线电队担任政委。在之后的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中,李白向全体无线电队员发出了“电台重于生命”的号召,也将这句话当作自己终生矢志不移的座右铭。

  用信仰和忠诚架起“空中桥梁”

  1937年7月,全国抗战爆发,我党一方面大力发展敌后抗日武装,一方面加紧建设敌占区的隐蔽战场。八一三事变爆发后,日军侵占上海,党中央社会部派李白赴上海潜伏,负责建立上海地下党组织与党中央联系的空中通道。

  在白色恐怖的敌占区,他先后化名李侠、李静安,长期坚持地下电台工作。开始的公开身份是上海一家福声无线电公司的账房先生,后又打进国民党的国际问题研究所、国际救济总署的渔业管理所任职。他利用这些公开身份作掩护,从事党的秘密地下工作,保持了上海地下党组织与延安的电讯联系,及时用电台向党中央传递了许多重要军政情报。

  当时的电台在通报时,灯光和电键都声音极大,电波感应还会导致附近居民的电灯忽明忽暗。当时的情报员陈秀娟回忆:“这个发报机的电特别强,外头隔壁邻居的电灯都会亮的,如果这个人家内行的话,一去报告我们全部都完了。”李白和技术人员为了解决这个矛盾,设法减小发报机功率,奇迹般地用仅有7瓦功率的电台保持着与党中央的联络。为了能收到延安发过来的信号频率,李白自己制作了线圈,还将普通收音机改装成发报机,迷惑敌人的同时保护电台。

  经过长时间的摸索,李白终于发现时间、波长、天线三者之间既互相联系又互相制约的规律,选择在人们都已入睡、空中干扰和敌人侦探相对减少的零点至四点之间作为通报时间。

  之后的十一年,每当人们酣然入梦,李白却悄悄起床,轻轻地安好机器,静静地坐在电台旁。为了避免光线透出窗外和不使声音外扬,李白每晚要把25瓦的灯泡拧下换上只有5瓦的灯泡,并在灯泡的外面蒙一块黑布,再取一小纸片放在电键接触点上——接近完全的准备、堪称完美的处理,他从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只为了通信的万无一失。零点一到,他首先向延安发出呼号;延安收到他的信号,也马上发来应答。接着,“77”、“88”表示亲切友好的符号通过电波互相发送,在上海和延安之间,架设起了一座“空中桥梁”。

  革命的爱情,像一把钢刀插在敌人的心脏

  电波不仅见证了李白对党的事业的无限忠诚,同时也见证了他和妻子裘慧英坚贞不屈的爱情。

  李白刚到上海时是单身汉,租房子容易引起怀疑,于是组织上决定派青年女工、优秀共产党员裘慧英与李白假扮成夫妻以掩护电台工作。他们住进了蒲石路(现长乐路)蒲石村18号,电台也随之迁入此处。

  李白的儿子李恒胜回忆说:“父母亲最初以夫妻名义作为掩护,一个人睡地上、一个人睡在床上。”一开始,裘慧英很不习惯这种假夫妻生活,经过李白多次耐心开导,她很快受到李白工作精神的感染,逐渐产生了爱情。后来,经党组织批准他们成为真正的夫妻,并有了孩子,他们的家庭也成为充满革命精神的秘密斗争之家。

  李白发报前先把一圈天线挂在阁楼内墙根,一头露出窗台少许。为防止声音外传从不开窗,夏天里不透气的阁楼如同火炉,发一次报,衣服都能拧出水来。裘慧英看着心疼,便也流着汗在一旁为丈夫扇扇子。冬天阁楼里不能生火,李白的指头冻得僵硬肿大,仍强忍痛楚坚持发报。每次工作完,裘慧英都给他揉搓,直到发热。

  李白与妻子在上海工作期间,曾先后两次被日寇和国民党逮捕。任凭敌人使尽坐老虎凳、钳子拔指甲、针刺手指、香火烧眉毛等各种酷刑,二人都坚决不泄露党的秘密,在上海这个特务麇集之地,像一把钢刀深深插在敌人的心脏。

  愿我辈的青春,也能发出永不消逝的电波

  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李白依旧在与妻子说,“事到如今对个人的安危,不必太重视;现在全国要解放,革命即将成功,总是觉得非常愉快和欣慰的。如果我不能出来,你们要和全国人民一起,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

  英雄死了,但是精神永在冲锋。1958年,李克农同志向党中央提议以李白同志为原型拍摄了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这部电影上映几十年来,地下工作者李侠的形象教育影响了无数观众,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继承革命烈士遗志,为新中国的革命和建设奋斗。

  今天,我们为大家回望历史,讲述英雄的故事,希望更多人把注意力放到家国历史、民族兴衰的身上,毕竟你越想了解什么、越是崇拜什么,决定着你会去做什么、将成为什么样的人

  还记得电影《风声》的结尾,顾晓梦的旗袍边缘上,绣了一串黄颜色的花纹,那正是一个共产党员用莫尔斯码写出的最后宣言:“我的肉体即将陨灭,灵魂却将与你们同在。敌人不会了解,老鬼、老枪不是个人,而是一种精神,一种信仰。”

  愿我们能为精神和信仰,注入鲜活的力量,将青春化作一道永不消逝的电波。

  李白:“永不消逝的电波”

  在红色经典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中,共产党员李侠在敌占区秘密潜伏,依靠电波架起上海和延安的“空中桥梁”,直至被捕遇害,感动了无数观众。李侠的原型,就是中共上海地下电台发报员李白。

  李白,又名李朴、李霞、李华初,化名李静安,1910年5月生于浏阳一个贫苦农民家庭。1925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1年6月,红四军党委选派他去瑞金红军通信学校第二期电讯班学习无线电通信技术,从此开始从事党的通信工作。

  1937年10月10日,受党中央委派,李白潜入上海设立秘密电台,住进了贝勒路(现黄陂路)的一间小阁楼里。为保证安全,党组织选派了纺织女工裘慧英扮作他的“妻子”作掩护,两人后来在工作中逐渐产生感情,结为夫妻。

  1938年春,李白所负责的秘密电台正式启用,他用收音机的天线作掩护,在夜深人静的零点至四点之间进行通报。毛泽东撰写的《放手发动抗日力量,抵抗反共顽固派的进攻》《团结到底》《揭露远东慕尼黑的阴谋》《关于反法西斯的国际统一战线》等重要文章,中共中央对沦陷区人民抗日斗争的最新指示以及八路军、新四军英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戰况迅速传达上海;上海及周边地区的敌我双方的政治、军事、经济等各方面的情报也源源不断地传到了延安。

  日军占领上海后,加紧了对秘密电台的侦测搜捕。1942年中秋节前,日特机关锁定了李白的秘密电台。在宪兵司令部里,特务对李白夫妇严刑拷打,李白一口咬定电台主要为了解商业行情。日本特务无法断定真假,先释放了裘慧英。半年后,李白被地下党通过关系保释出狱。

  李白出狱后,又在党组织的指示下前往浙江淳安县国民党军委会国际问题研究所当报务员,往返于浙江的淳安、场口和江西的铅山之间,利用这一电台向党组织发报。1945年春,李白夫妇带着电台从场口往淳安的途中,被国民党兵搜出电台,又被扣押起来。当年10月经党组织营救,李白夫妇带着电台重返上海。

  为了秘密电台的安全,李白先后辗转了卢湾、静安、徐汇、虹口4个区,换了6处住所。1948年12月30日凌晨,李白在向党中央发送长江防务等情报时,被敌人测出电台位置。在敌人重重包围中,他镇定地发完电报,销毁了密码。当晚,敌人对李白进行了连续30多个小时的刑讯,使用了36种酷刑,都没能摧毁他的意志。1949年4月22日,李白在狱中给妻子写下最后一封家书,叮嘱她好好抚养小孩。裘慧英得信后带儿子去探望李白,发现他虽然被折磨得身体虚弱,但神情却平和、坚定。他还把妻子送来的饭菜分给大家吃,鼓励大家坚持到胜利的那一天。

  1949年5月5日,蒋介石向毛人凤下达了最后处置命令:“坚不吐实,处以极刑。”5月7日,李白对妻子说:“天快亮了,事到如今,对个人的安危,不必太重视。”当晚,特务将李白等12位中共党员押往浦东戚家庙秘密杀害,年仅39岁的李白没能等到20天后的上海胜利解放。

  烈士虽已远去,但李白为革命献身的精神就如同电波般,穿越时空,永不消逝。

  李白:“永不消逝的电波”

  在电影《永不消逝的电波》里,地下党员李侠和妻子何兰芬被捕后,中共为了营救他俩。特意布下迷魂阵,让预备电台按照李侠的波长、呼号继续发报来迷惑敌人,这才洗脱了李侠的嫌疑,让他重获自由。

  孙道临饰演的李侠的原型人物李白也被捕入狱。但是和电影中不一样的是,李白顺利脱险,除了中央的积极营救以外,还因为日本特务将李白当做了重庆分子。

  现实中的李白在入狱后,任凭敌人的严刑拷,毫不屈服,一口咬定自己是做生意的,电台主要用来了解商业行情。在那个年代,国民党内很多高官会有自己的商业电台,用来搜集情报做投机生意。

  所以日本特务一时无法判断李白到底是来自重庆还是延安。加上那时蒋介石和日本人关系微妙,日本人也不敢随意处理,最重要的是当时他们没有搜到证明李白是地下党的决定证据——收报机。

  一般来说能够传递情报的电台,要具备收报和发报两个功能,但是收缴的设备中,日本人并没有找到收报机。没有找到收报机,日本人只能猜想,李白应该就是重庆那些大人们的私人电台了。

  其实不是没有收报机,而是日本人没有找到。在李白的房间,有一个收音机,这个收音机经过李白的改装平时就是一台不起眼的收音机,只有在李白发报时接上一圈线圈才变成收报机。

  在李白被捕期间,日本人请来了许多无线电专家对这个收音机进行技术鉴定,最后的结论是,这台收音机没有收报功能,无法作为电台使用。不过收音机这一点并没有在电影里被讲出来。

  之后李白出狱,中共中央重新给他安排了处所,以这个商店为中心,他依然为组织传递着各种情报。

  电影到了后半段孙道临饰演的李侠被当做重庆分子开始得到大量的情报,这发报的声音也是每晚都响不停。而原型人物李白也曾是这样,据他的儿子李恒胜回忆越临近解放的时候,情报越多,李白工作的越晚,经常会工作到凌晨4点才能把消息发完。李白传到延安的消息成为揭露敌人假面的有力武器,但是这些消息传到敌人手中时,危险也随之而来。

  1948年春,在毛人凤的操纵下,上海特务组织加紧对地下党组织破坏。影片中,在敌人重重包围中,李侠接到了一份重要的任务——传递江防计划情报。影片中的李侠接受了任务,历史上的李白也是义不容辞,这份江防计划成了他发出去的最后一条情报。

  1948年12月29日晚,李白被捕入狱。他托出狱的同志带话给妻子说,要她站在对面老百姓家的阳台上,对着监狱的窗子,就可以看到自己。李白的儿子回忆,母亲带他偷偷看了李白好几次,囚窗内的父亲早已没了人形,枯黄的脸,蓬乱的发,让人不忍再多看几眼。

  1949年5月7日,年仅39岁的李白牺牲,牺牲在了上海解放前夕。直到现在李白的儿子李恒胜都还记得父亲最后说的话“天快亮了,我所希望的也等于看到了。今后我回来当然最好,万一不能回来,你们和全国人民一样,能过上自由幸福的生活!”

  这个有信仰的战士,用他的一生为我们诠释了信仰、坚持、无畏,给我们留下了一段传奇,留下一段永不消逝的电波。

本文来源:https://www.szjs-mold.net/gs/366170/

扩展阅读文章

推荐内容

数字美文网 https://www.szjs-mold.net

Copyright © 2002-2018 . 数字美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1356960号

Top